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第六感”被科学证实? 没有的事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郭志莹

公司实际控制人所控制的团贷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此前收购的子公司远见精密业绩爆雷,中报成绩也一落千丈,再加上勾稽关系异常的财务数据,处于多事之秋的派生科技前途难料……

处于多事之秋的派生科技当下的日子不好过,实控人唐军所控团贷网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侦查,公司布局的金融科技业务毁于一旦。P2P业务爆雷前夕,其突击收购远见精密而“踩雷”,却未能收到任何现金补偿。这一系列甘当“背锅侠”的操作实在令人不解。同时该公司巨额现金流支出也存在去向不明的情况。

爆雷前夕“精准”踩雷

近日,新出炉的2019年半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派生科技实现营业收入8.4亿元,同比下滑59.78%,净利润录得亏损2.42亿元,同比下滑163.35%。这巨额的亏损似乎就是其当前窘况最直接的体现。

此前一直盈利的派生科技2019年巨额亏损2.42亿元,从2019年半年报披露的信息来看,其巨额亏损主要与其剥离了金融科技信息服务业务以及计提了2.48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有关,该笔减值损失为子公司广东远见精密五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见精密”)对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黄狗环保”)应收款项3.54亿元计提的坏账准备,减值形成的由来,则要从实控人唐军被立案调查开始说起。

据今年3月27日东莞市公安局发布的情况通报:东莞团贷网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团贷网”)实际控制人唐某、张某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东莞市公安局已对“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并依法对“团贷网”实际控制人唐某、张某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随后派生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唐军(未在公司担任职务)、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林先生、董事余军先生、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晋海曼女士,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现案件正在调查过程中。此事一出,市场一片哗然,公司股价随之暴跌。

团贷网爆雷牵连了其兄弟公司小黄狗环保。小黄狗环保为唐军通过派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所控制的公司,原持有派生科技2.44%股份,与派生集团及唐军为一致行动人。团贷网被立案侦查后,小黄狗环保迅速陷入资金危机,截至目前,已处于破产清算的境地。

问题的关键在于,就在P2P大面积爆雷前夕,派生科技对小黄狗环保的上游供应商远见精密进行了收购,正是这一项“精准”的收购,成为其今年中报业绩的大幅亏损的重要原因。

资料显示,2018年7月派生科技完成收购远见精密100%股权,彼时作价3亿元且全部为现金支付。小黄狗环保成立于2017年,当时正处于快速扩张阶段,但前期发展资金并不充裕,对远见精密大量欠款。数据显示,2018年末其应收小黄狗环保金额为2.68亿元,至2019年半年报该金额增至3.54亿元。

而此次收购的巧妙之处就在于,股东小黄狗环保欠供应商远见精密的债务,最终会转嫁给上市公司,一旦小黄狗环保还不上欠款,上市公司就成了"背锅侠"。而最终的结果是,小黄狗环保破产清算,其所欠款项自然也是难以收回了,于是派生科技不得不自食2.48亿元减值损失的苦果。

更重要的是,在小黄狗环保破产后,当初真金白银收购而来的远见精密价值已然大打折扣,但派生科技却无任何现金补偿。资料显示,派生科技现金出资3亿元至远见精密,该笔交易款项专用于其购买鸿特科技(派生科技曾用名)的股票,同时双方约定了业绩承诺,要求远见精密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25亿元、0.55亿元、0.95亿元。由于小黄狗环保的“倒下”,远见精密2018年仅实现净利润1168.19万元,承诺完成率仅46.73%。然而,即使如此,远见精密也无需支付现金或股份的赔偿,因为双方约定承诺期内若其业绩未达标,根据协议仅是将其所买入派生科技股票的锁定期最长延长一年。

爆雷前夕收购小黄狗环保上游供应商远见精密,爆雷后损失惨重。同时,目前派生科技虽已计提了坏账准备,然而踩雷的危机并未解除,其收购远见精密时确认了商誉1.09亿元,派生科技表示,将于2019年度末根据远见精密的业务恢复情况、小黄狗环保科技重组后收回的可运营资金等情况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届时恐大概率会计提巨额商誉减值,这也就意味着派生科技今年底的净利润还存在更大幅度亏损的可能。

现金支出异常

实际上,派生科技在2017年才开始涉足金融科技信息服务业务,并在同年3~4月间连续成立了三家子公司,即鸿特普惠、鸿特信息、鸿特互联网。然而,该业务并表后当年就被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意见的审计报告。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对此表示,鸿特普惠、鸿特信息与东莞团贷网一起为借款人与投资人提供完整的互联网金融中介服务。其中,鸿特信息2017年通过现金方式收到的税后收入9212.31万元,针对此部分收入,虽证实收款金额与账面记录一致,但无法准确判断所收款项是否来源于借款客户。

 

这也就意味着其提供的互联网借贷业务部分收款来源不明,而《红周刊》记者通过核算派生科技近年来的现金支出情况,发现存在财务勾稽混乱、巨额现金支出流向不明的情况。

数据显示,2018年派生科技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为5.53亿元(如表1),占采购总额比例为66.99%,由此推算出采购总额为8.25亿元。考虑到当年5月份增值税税率由17%下调到16%,按月平均计算税率,则其含税采购金额为9.60亿元。

当年派生科技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较上年增加了1.36亿元,这也就意味着本期采购中尚有一部分未支付货款,计入了经营性债务中,含税采购总额扣除尚未支付现金部分后金额为8.24亿元,理论上将体现为相关现金流的支出。

 

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12.27亿元,剔除预付账款减少额2441.86万元的影响,当期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金额为12.51亿元,将其与理论现金流支出金额相较相差了4.27亿元。这也就表明当年有4.27亿元的现金流支出没有相关采购数据的支持,这数亿元的巨额支出去向不明。

2017年情况又如何呢?当年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6.25亿元,占比61.11%,由此可知其采购总额为10.23亿元,按照17%计算增值税税率,则其含税采购额约11.97亿元。2017年末其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较上期减少了230.81万元,再算上含税采购部分,这意味着当年有12亿元采购将体现为现金流支出,然而当期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仅为10.80亿元,剔除预付账款变化的影响后,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支出为10.52亿元,这比12亿元的理论变动额少了1.48亿元。

由此来看,派生科技多年的采购数据均与其实际的现金支出勾稽异常,而且存在巨额现金支出不明的情况,对此恐怕需要公司给予合理解释了。

营收数据存疑

除了多年来现金流支出混乱外,派生科技营收相关数据也存在数亿元的勾稽差异,其营业收入或涉嫌虚增。

招股书披露,派生科技2018年营业收入总额达34.42亿元(如表2),主营业务按行业分类包含工业、金融科技服务以及其他,金额分别为17.35亿元、16.28亿元、7942.97万元,其中金融科技适用于6%的税率,工业及其他项适用税率在2018年5月份由17%下调至16%,故1~4月按17%计算,5~12月按16%计算。经计算2018年其含税营业收入金额为38.36亿元。

根据财务勾稽的原理,这个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2018年派生科技“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5.15亿元,剔除预收账款增加额3489.52万元的影响后,本期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达34.81亿元,与当期含税营收相较差异3.55亿元,这表明本期有3.55亿元的含税收入未能收到现金,理论上将导致其经营性债权相应增加。

再看其资产负债表,2018年派生科技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相较2017年增加了2.41亿元,坏账准备增加了275.44万元,剔除坏账准备影响后,该项实际增加额为2.44亿元,比理论增加额相较少了1.12亿元,这也就意味着其有1.12亿元的营业收入没有相关现金流入及债权数据的支持,存在虚增的嫌疑。

以同样的方式核算其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的勾稽关系,其当期的营业收入相比现金流入及新增经营性债权仍多出1.23亿元。连续两年收入数据存在勾稽异常,这就需要公司给出合理的解释了。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drupjournal.com